閱讀歷史
換源:

第393章 身世之謎


(請點擊左側聽書或朗讀)

作品:僅有你令我癡狂|作者:聞香可人|分類: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10:26:52|下載:僅有你令我癡狂TXT下載
  秦牧依依要回去自己病房,吳芳琳自然求之不得,誰知小丫頭聽秦牧依依說要走竟直接哭了起來,吳芳琳雖然不快,但畢竟小丫頭才有所好轉,再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默認,免得又哪里不舒服了擔心,算了,為了自家寶貝就先忍下了。

  被秦牧依依抱在懷中,小丫頭頓時止住了哭聲,吳芳琳只有兀自撇嘴的份,孩子是為別人養的,這時念念又幽幽的來了這么一句。

  “別瞎說,沒有的事,她是騙你們的。”不等秦炎離開腔,吳芳琳忙不迭的說,她沒想到念念會問這個問題,那個尹伊秀也真是可惡,竟然對孩子說這些。

  “我沒瞎說,尹媽媽真是這么說的,她還說不要讓我們喊她媽媽,她生不出我們這樣的孩子,她討厭我和妹妹,怎么會是媽媽,媽媽不該都是愛孩子的嗎?”念念嘟囔著,別人的媽媽都對孩子好,他們的媽媽只知道兇他們,他可不想要這樣的媽媽,要有個像姨姨一樣的媽媽就好了。

  念念的話讓秦牧依依的心又不受控的扯了一下,她相信尹伊秀說的是真的,她跟孩子沒有任何關系,否則就算再不喜歡這兩個孩子,也不會如此殘忍的對待他們,但畢竟沒有依據,秦牧依依也不好問秦炎離,只待她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就去作個鑒定,到時候就什么都清楚了。

  “媽媽真是這樣說的?”顯然念念的話成功的讓秦炎離的心中有了疑慮,事實這些天他也一直在想,作為母親怎么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

  而且秦炎離還想到了一件事,尹伊秀的血型是ab型,他是0型,但兩個孩子都是o型,他印象中父母是這樣的血型孩子不可能會是o型,但從不曾懷疑過尹伊秀,也就沒把這事放心上,今天念念這么一說,便又提了個醒兒,看來他有必要查一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嗯,尹媽媽卻是是這么說的,爸爸,她該不會真不是我們的媽媽吧,不然怎么會那么殘忍?”念念很是認真的看這秦炎離,他早就想問爸爸這個問題了,倘若尹伊秀是他們的媽媽又怎么能那樣對妹妹呢,還把自己綁在煤氣罐上。

  “軒兒,別聽孩子的,伊秀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瘋了才胡言亂語,既是瘋子行為異常也是正常的。”生怕秦炎離就這事追究吳芳琳道,倘若秦炎離真去查,定會查出孩子的身世,到時候肯定會質問她,那樣就會很麻煩。

  “看她的所為我到真的懷疑孩子是不是她所生,身為母親怎么能做出這么殘忍的事。”秦炎離若有所思的說,孩子是他的沒錯,若母親不是尹伊秀,那......秦炎離突然愣愣的看向吳芳琳。

  “怎么了軒兒?”見秦炎離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吳芳琳心里有點沒底,千萬不能露餡,不然她真不知道該怎么跟他解釋。

  “媽,那段時間你不是一直陪著伊秀嗎?”懷孕幾個月后尹伊秀以養胎為由去了國外,直到生完了才回來,那幾個月自己一次都沒見過她,臨生產前吳芳琳去了,一直到孩子出生了才回來,整個生產的過程有母親在場,怎么可能有問題,但尹伊秀對孩子的表現,加上念念剛剛說的話他莫名的就有了一種怪異的感覺。

  父親住院的時候秦牧依依有嘔吐的現象,后來吳芳琳帶她去做過檢查,說只是胃病,到底是胃部還是其他?秦炎離恨恨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嗨,自己想多了,秦牧依依墜崖了,怎么能跟她有關呢,一如母親說的,尹伊秀就是個瘋子,既然是瘋子什么事做不出來,又有什么話是說不出的呢。

  但管她是不是瘋話,血型的問題還是要了解一下的

  “是啊,難道你連媽媽也不相信?孩子自然是伊秀的,她是為了報復你才這么說的,現在你知道我為什么反對她和孩子接近了,她的心態有問題”吳芳琳看了秦炎離一眼,但愿他相信自己的話。

  一旁的秦璽城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還是等思思的身體恢復如常了再說吧,真相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吳芳琳再怎么想瞞也瞞不住,主要的還是秦牧依依和吳芳琳的關系,回頭孩子的身世搞明白了,吳芳琳會不會又對秦牧依依不利呢?只要他在就不能讓秦牧依依再受傷害。

  “不是不信,就是不理解她為什么會這么做,該怨恨的人是我,關孩子什么事,這么做還有沒有良知?”秦炎離越說越惱火,孩子是他的沒錯,那母親自然也該是尹伊秀沒錯,畢竟和他有過關系的也就這么兩女人,顯然是秦牧依依的可能為零,若要再不是尹伊秀的說不通。

  就是因為認定了尹伊秀是孩子的母親,秦炎離才更不能理解尹伊秀的所為,虎毒還不食子呢,何況是人,她卻是連畜生都不如了的。

  “跟那種人沒什么良知好講,她現在成了這樣也算是報應,以后就不要再想這事了,你只要知道孩子是秦家的沒錯。”吳芳琳道,她可不希望秦炎離一直揪著這事不放。

  “我知道了。”秦炎離點點頭。

  秦璽城則無奈的搖搖頭,吳芳琳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堪稱一流,秦炎離卻是傻的可以,也是,畢竟是自己的母親,他又怎么會生疑。

  秦牧依依一直在靜聽他們的對話,老實說她不相信吳芳琳的話,反而覺得尹伊秀說的更可信,不然再怎么殘虐也不能那自己的親骨肉開玩笑,因為沒有關系,才能狠下心,總之她必須要把這事弄明白,結果不管如何,她對孩子的愛不會有任何改變,但倘若這兩個孩子真和她有關系的話,她又該怎么做呢?說出真相母子相認?還是保持沉默靜觀其變?

  戲碼是好戲碼,但就是不知道吳芳琳給不給她舞臺演繹,她怎么對自己都無妨,千萬不能因此傷到孩子,只要孩子安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思思,你怎么了?”秦牧依依正在兀自的沉思,卻見小丫頭不停的在身上撓著,于是問道。

  “思思怎么了?”幾個人正各自心思,因著秦牧依依的話又被成功的吸引了注意力,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現在這個小丫頭可是時刻扯著他們的心,稍有風吹草動就戰鼓齊鳴,這幾天鬧騰的真是怕了。

  “癢,癢......”小丫頭邊說邊在身上撓。

  “讓姨姨看看。”秦牧依依掀開小丫頭的衣服,卻發現她身上起了一片片的紅疹子,像是過敏,剛剛她吃了一些海鮮粥,該不是因此過敏了吧?

  “思思有對什么過敏嗎?她這很像過敏。”秦牧依依道。

  “沒有啊,這孩子長這么大從來沒過敏過。”秦炎離如實的說,小丫頭雖然嬌氣,卻從不挑食,這些年也沒見她對哪種食物過敏。

  “思思乖,不撓。”秦牧依依抓住思思的小手,過敏不能刺激,越刺激越嚴重,該是她這幾天受驚嚇,體質下降導致了過敏。

  “我去喊醫生。”秦炎離邊說邊往外走,這怎么還過敏了。

  很快醫生來給小丫頭打了針,開了藥,并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

  “醫生,問你個事,父母是一方是o型,一方是ab型,孩子有可能會是O型嗎?”想到剛剛的疑問,秦炎離便順道問了出來。

  “這個從醫學上說是絕對不可能的。”醫生非常肯定的說。

  “好的,謝謝你。”醫生的這句絕對不可能,說的秦炎離有點懵,他和尹伊秀的血型絕對沒有錯,孩子的也錯不了,既然他們生不出O型血的孩子來,那鑒定結果孩子是他的是怎么回事,難道簽定的結果有誤?倘若鑒定是錯誤的,那孩子又是誰的?秦炎離再度看向吳芳琳。

  “軒兒,你為什么這么看著我?”吳芳琳不由得皺眉,怎么總感覺秦炎離的眼神怪怪的。

  “沒,沒有。”秦炎離搖搖頭,母親沒理由騙他的。

  孩子的事卡在秦炎離的心里了,嗯,這次他要重新鑒定一下,不僅做他和孩子的鑒定,還要做孩子和尹伊秀的鑒定,他必須要搞清楚這件事。

  “你這孩子,我還以為怎么了呢,這段時間給孩子鬧騰的,你也沒能好好休息,今晚我留在這里,你們都回去休息吧。”吳芳琳道,發生了捏腳的事,她就更不愿意讓秦炎離和秦牧依依獨處了,寧愿自己辛苦點兒,吳芳玲并不知道秦炎離暗地里做過親子鑒定的事,自然也不會想到此刻他心底的疑慮。

  “不用不用,這里有看護,等下珍妮也會來,我能應對的來的。”聽吳芳琳說要留下來,秦牧依依自然不會同意,她討厭自己,這樣獨處好尷尬的說。

  “我們秦家的孩子自然是要由秦家人看著,怎么能交給一個外人。”吳芳琳故意昂了昂頭道,美的你,我才不是為了照顧你,我是怕你帶壞我的孫子,我得看著點。
pk10牛牛在线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