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一卷 暗涌 第九十五章 爺爺的交代


(請點擊左側聽書或朗讀)

作品:締造夢魘|作者:柳成藝|分類:恐怖懸疑|更新:2019-10-09 14:14:28|下載:締造夢魘TXT下載
  “要是有人和你在一起,一定會想辦法給你把毒弄出來的,阿玉是我的親傳弟子,你可以無條件的信任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代表我的,你這一路來是我安排他在保護你。

  也是我最相信的他才安排他來的,上次你和周藝峰來到這里,就是他你倆救出去的,你們算是老相識了。

  我屋子下面的東西想必你也看到了,那些在你進入之前應該是被人先潛入了,所以你看到的內容不一定是真實的,這也是為什么我用這中方式和你見面的原因,這個局面沒有任何人可以控制住,猴子的手段太強,我和他對抗了幾十年也沒有贏過一次,而且他還一次面都沒有露,我們就輸得慘目忍睹,這個猴子就像可以預知未來一樣,我每做一件事情都會被他知道。

  可能在你心里這一路上都在埋怨我,為什么不把事情告訴你,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實力,而是這猴子能知道我做出的每一個選擇,我不告訴你答案,是為了你的安全,要是我說出來了,每一條都會被他知道。

  唯獨你不一樣,這么多年我觀察下來,就只有你做的事情能讓他摸不著頭腦,這個世界仿佛就只有你是單獨存在的,也只有你才能改變一些不可改變的事實。

  猴子至今我們也沒有找到蹤跡,他可能是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也有可能不是,到現在我都很不服氣,我會敗在一個從未露面人的手里。

  龍玉現已經在我的手里了,這里的一切就是當年你邊上的假猴子弄得,現在他帶你進來,應該是要驗證你后背的六指是不是真的,這個地方幾十年前他就借助外力強行打開了。

  我年輕時他也帶我來過一次,龍玉他一直沒有找到,他反反復復得來這里,應該不是單純的想要找龍玉,他可能是在驗證著什么。

  甚至有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個假的猴子,他只是一個被人培養起來的替身,有可能真猴子將他的一生的經歷都灌輸到這個假的身上,導致這個假猴子認為他就是真的猴子。

  要想找出真猴子,我們只有將這個假的控制住,不然我們是沒有辦法找到真猴子的,永遠也無法打破這個死局。

  你看見這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就是一個證據,真猴子在想辦法制作一個你來,全面的控制這個局面,你要記住,只有你才能改變這個局面,不能讓事情越變越糟。

  這個方式只能維持這么久的時間,記住出去后一定不要去找我,我會找你的,我們聯系越少,獲勝的幾率才能越大!“

  我的舌頭頂的發軟,全身上下除了舌頭能動,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動。

  聽完爺爺留下來的話,我內心掀起驚濤駭浪,最開始是因為他提到一句我邊上的猴子是假,我才揭穿了李世杰假扮的猴子,可聽剛才猴子和李約峰的對話,不僅李世杰扮的猴子是假的,就來李世杰也是假扮的,現在我邊上的猴子還是假的!

  這個是假的那個是假的,他們換過來換過去不會出現人格分裂嗎?

  真正的猴子就沒有出現過,那真猴子到底是誰,他設定的這個局到底是打著什么目的,毀滅世界還是想要我統治世界。

  我自己幾斤幾兩心了清楚得很,這趟渾水我是不想參加的,爺爺也是夠偏心的,居然把這么好的本事傳給那阿玉,一點都沒有留給我,到底誰才是你孫子。

  “老爺子他后背怎么開始腐爛了,這個可怎么搞?”

  我聽見阿玉的聲音有些急切,說得應該是我的后背開始爛掉了,對于現在我突然間能聽見他的身音,我也是內心一喜,只是眼睛還是看不見,身體依舊不能動彈,頭腦我卻是清醒了很多。

  “有希望了!這小子的體內的毒在往傷口上排,這簡直就是個奇跡,他居然自己在救自己,看來剛才給他的又是白搭了,把那小子的嘴打開,讓他被毒吸出來,這東西對他們李家人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現在我就像是被打了麻醉劑一樣,除了大腦現在些知覺,他們把我亂到砍死我也沒知覺,反正也做不了什么,現在我不如仔細推敲爺爺給我說的話。

  出去后想辦法擺脫他們的控制,這條路太難走了,我走這一路身上留下的傷口不知道會不會留下疤痕,要是不能痊愈留下疤痕,我的參軍夢算是泡湯了。

  一會兒這個是假的,那個是假的,一會兒這個告訴我他說的話是真的,那個人說的話是真的,我又不是偵探,我哪里有時間推斷誰說的是真的假的。

  額頭突然間刺痛一下,我感覺我就是斷片了,我都已經開始恢復了,怎么可能會又斷片,一定是有人在外面弄我,故意把我弄暈的。

  說出來可能沒人相信,我最后是被雞的打鳴聲給喚醒的,我睜開眼睛,看見的是灰蒙蒙的方間,這里的環境很特殊,光線特別的柔和。

  而且這個房間在緩緩的移動,就像是在海上面的一樣,我感覺了一下身體,身體可以自由活動,我起身下床,我身上光溜溜的什么我都沒有。

  邊上就要一條特別大的穿衣鏡,幾件衣服擺在上面,還有一張銀行卡,別的就什么都沒有了,看著銀行卡背后寫著一個地址,我穿上衣服,有可能現在有人在背后看著我。

  我將銀行卡放好,走出房間,推開房門我的眼睛差點瞎了,強烈的陽光照射在我得臉上,我反應不過來。

  開著房門我適應了很久,才走出門,我的胸口腰上,手臂上的傷疤提醒著我,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我在一條船上,這條船很大,我卻沒有找到什么人,在快下船的房間里我看見一個背包,這個房門是開著的,里面還有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

  我找了一圈沒有找到人,打開背包,里面有一部手機和一些書本,我打開一看,這些書居然是湄潭職業學校里的書,還有我的學生證,不僅有我的,好有周藝峰的學生證在里面。

  手機上有幾個未接電話,我回播過去,是個女的接的:“喂你是哪位?”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你不知道我是那個你打電話給我,“我見我的手記上有未接電話,我就打過來了,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嗯?我打過你的電話,我想一下,哦!你是不是賀藝成啊!你在哪里呢,這都開學好幾天了,你怎么還沒來上課,明天軍訓可就完了,下周一正式上課了,快來上課啊?”

  我有些忙懵逼,開學了,假期這么快就結束了!我這不才離開多少天,等會兒,那豈不是說現在已經是2014年了,我又麻木的躺了大半個月,我父母這么久沒和我聯系,他們豈不是著急死了。

  “原來是陳老師啊!抱歉抱歉,我現在還在海邊,我也不知道這里是哪里,我立馬就趕回來上課!”說完我就掛了電話。

  我坐到椅子上,看著這杯咖啡,內心不是個滋味,我居然白白浪費了這么多的時間,而且還是睡過去了。

  這里是哪里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去呢?有可能是猴老頭把我安排到這里養傷的,這么大的船,除了他也沒人能負擔得起,有誰會為我花這個錢。

  等了半天也沒人出來,船反而到了碼頭,我居然到了浙江七里港碼頭,我居然從海上跑到了江上。
pk10牛牛在线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