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要離開了


(請點擊左側聽書或朗讀)

作品: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作者:涼夜白|分類: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14:14:38|下載: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TXT下載
  老劉領著蘇濋煒上了閣樓,當時已經通報過了,林楚江早就準備好了就在等著他上來,因此一見身影立馬是上前去十分歡喜道:“大哥、大哥你來了!”

  瞧他那歡喜模樣,蘇濋煒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一時歡笑起來說道:“正是,瞧你這般歡喜的,怎么也才幾日未見罷了。”

  “哎,您不知道,楚江這幾日一直吊著心呢!您來坐!”說著就是擺了個手勢,請他上座,隨后又是擺擺手示意老劉可是下去了。

  等是老劉退下去了他才對著蘇濋煒說道,“您不知道,楚江這幾日一直在擔憂那男人會對大哥你不利。您說得不錯那人確實還跑來店里問了您的事兒,還好叫老劉搪塞過去了。”

  面紗下的嘴角微微一笑,溫和了許多道:“我認識那個人,那是我仇家的下屬,便是知道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設防,你不必擔心,這幾日那人應當不會再找你我的麻煩。”

  “那便是好了。”林楚江說著,請他入座,再是上手為他斟上一杯茶水便是笑笑說道,“還真是叫楚江猜中了,我原先也是說,若您逃過這一劫,定會來面染找我道謝的。”

  他一聽,立馬是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為兄這次來也是因你助我之事來與你道謝,若不是你,只怕我是在劫難逃了。”說罷他就是起身準備朝他一拜禮。

  然而,林楚江自然是知道他的意圖,也早有準備,見他這番立馬是眼疾手快的擋住了他的禮,淡然的笑了起來,頗有一番蘇濋煒的氣度。

  在他一臉疑惑的抬起頭來看林楚江的時候,后者立馬是說道:“大哥真是太客氣了,叫阿弟承受不起。其實您也有自己的一番準備,即便沒有我給您易容,您也有辦法擺脫那人的糾纏。”

  只見他是搖了搖頭無奈說道:“不,如果沒有你手的好本領,即便有我的那些話也毫無作用。”他很是認真的說話,沒有半點敷衍之意,說得句句是真話。

  說到這里,林楚江也是好奇起來了,便是想到什么問什么:“說到這個,小弟也有一事兒不解,本來說些故事兒哄哄他就是了,為何還要易容?您刻意與他看得?”

  “你不知道。”他啜了口熱茶潤潤嗓子說道,“我那仇人是個心狠之人,如若只是說些話哄騙他,只怕過段時間他還是會來試探。干脆給他看清我的樣貌如何,這般他也就是不再懷疑的。”

  說著他又是補了句話說道,“我讓他無意間看清了我的容貌,這般之后他來也不會想看的了,再叫客棧里的人都管我叫做林小哥,他更是不會懷疑的了。配上你說的哄騙他的故事,才叫做天衣無縫。”

  林楚江一聽才是恍然大悟開來,隨后稱贊道:“大哥說的極是了,都是楚江沒有想到這么細致。若是下回還來,總有一日得揭開面目,確實那番試探煩不勝煩,叫人煙霧。”

  “是這樣的。”他點了點頭,再是端起了茶水飲盡。

  “對了大哥!”正是二人清靜之時,林楚江突然是大聲囔囔開來,叫人嚇了一大跳,不知他是囔些什么。

  連是蘇濋煒都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聽他道是,“大哥臉上的妝容是要不要弄干凈了去?今日小弟有時間來幫你剛好。”

  原先是為了這件事兒,恍然想起來才是大驚小怪的,喊聲叫人心中驚了一驚。

  他舒緩了口氣,才是無奈說道是:“不必了,我想過了,以防他今后再來,這妝還是戴著好,未免一不小心叫人發現。”

  林楚江聽了,有些詫異的張了張嘴,隨后才是連忙擺手強制說道:“不成不成,這件事兒絕對不行,定然是不能帶在臉上的。”

  “這又是為什么?”他一聽不明白了,連忙是覺得有些許奇怪的問道,“這又是為什么不行了?”

  只聽他深深的嘆了口氣,隨后才是說道:“您這個妝容總不能一輩子戴著?里頭有仿人皮的成分,若是半月來總是帶著一定會導致皮膚潰爛。”

  他伸手去別開蘇濋煒衣領說道,“您瞧您戴了這么幾日,脖子以及是開始發紅變腫了,過幾日會變得疼癢起來,這樣的感覺便是會蔓延到你的臉上。到時候離潰爛就不遠了,即便是大夫也拿你沒有辦法的。”

  蘇濋煒這么一聽沉默了,他的腳已經瘸了一只,總不能再來毀容吧?

  林楚江從前學過易容的手法,他的師傅便是江南出了名的圣手,不輕易收什么徒弟,只是他頗有天分,學起來強過師傅,那圣手才勉強收下他。

  聽說易容之術繁瑣,單單是配方就是上千上百的,什么妝容的藥物也得親采親摘,時不時就得往深山野嶺一探。

  圣手的諸多弟子都受不來,最終也就獨獨只留下他一個弟子。

  他也只是拿這個易容之術當作消遣,畢竟自己是做生意的一把手,家大業大可不缺錢,學易容之術不是為了發財,只不過是為自己出門方便罷了。因此旁人說要來求他易容,他還不答應呢。

  這易容之事他深知其要領,不可能說錯,也不可能會騙他更不可能往夸大了說,只得是真事兒。既然是他所說的真事兒,自己必須注重起來,否則今后毀容,誰人能救他?

  因此想到這里,他猶猶豫豫,最終是放棄了這個想法,只好是請求道:“那我今后若是再叫人跟蹤,再來面染找你幫忙可好……”

  他像是難得說錯話了一般,趕緊反應過來補充道,“為兄知道你忙,若是你沒有時間也沒有關系,你通常不幫人易容,這是我麻煩你了。”

  “大哥,你實在是客氣了!”林楚江一聽他這么說連忙是皺起了眉頭,看來不是那番麻煩的意思,連忙是說道,“不是愚弟不愿意幫助大哥,更不是嫌棄多少麻煩,著實是……”

  他停頓了下來,緊皺著眉頭低頭看著那被微風震起微微波瀾,瞧著十分翠綠的茶水說道,“愚弟,恐要走了。”
pk10牛牛在线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