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二十七章:引魂沙


(請點擊左側聽書或朗讀)

作品:名為生存的主線|作者:幾渡白衣|分類:奇幻頻道|更新:2019-10-09 14:08:51|下載:名為生存的主線TXT下載
  面對墨淵的詢問,楊凡眼神有些躲閃,緊緊的咬著牙齒:“我···我還是不去了,和他們一起將列車開回去先吧,畢竟這是任務的要求。”

  墨淵盯著楊凡的臉看了幾秒,微微一笑:“哈哈,好的,那么列車就拜托你們了。”

  斐文沖著墨淵點了點頭,楊凡一直低著頭不敢和墨淵對視,墨淵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斐文身后的楊凡,抱著孩子轉身就走。

  “保重。”

  輕微的聲音在墨淵轉身的時候留了下來,雖然聲音低可是楊凡還是聽到了,棉布肥碩的肥肉抖了抖,抬起頭注視著墨淵離去的背影,表情十分糾結,突然楊凡感覺自己的肩頭搭上了一只手,穩穩的按著他:“既然做了選擇就不要去后悔了,活下去難道不好嗎?”

  聽著斐文在自己耳邊輕聲的低語,楊凡看了看墨淵手里的那個孩子和法明轉身后露出背后的那個身下長裙空空蕩蕩的女子,微微抬起的腳也終究是放了下來。

  說真的他也不清楚墨淵在想什么,就因為以前父母死于車禍所以對同樣死法的厲鬼抱有同情?他覺得和兩只厲鬼同行能有好的下場才奇怪吧,雖然他不是很怕死,但他可不想去送死。

  只是不知為何,他的心頭有些隱隱的不安,看墨淵以往的表現不應該是瘋子啊,就算他真的瘋了,墨臨雪還好說畢竟是他的妹妹跟著他一起送死也沒什么,可那個和尚怎么說?楊凡感覺心頭有些煩躁,墨淵等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拐角處,現在想這么多也沒用,希望自己的選擇沒有錯吧。

  “哎,算了,斐大哥,咱走吧。”

  說著楊凡就想向著列車車頭的門邊走去,不料卻是被斐文拉了一個踉蹌,疑惑的看向斐文,只見斐文搖了搖頭。

  “不急,二星恐怖任務沒這么簡單,你這樣進去就是送死,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列車里面起碼還藏著一只鬼。”

  斐文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包類似于面粉一般的東西,緩緩的蹲在地上,小心的撕開包裝袋的口子,將里面的粉狀物體小心的倒在地面上,灰白色的顆粒緩緩順著袋子流出,在地面上撒成一灘。

  “你這是在做什么?”楊凡有些好奇。

  斐文聽到楊凡的問話,勾勒出一個詭異的笑意,緩緩的吐出兩個字:“招鬼。”

  “招鬼!”

  楊凡的臉色有些難看,完了看來這邊帶隊的主也不是什么正常人,他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還是怎么滴?

  斐文壓根沒有去看楊凡的臉色,他知道對方此時臉色可能不是很好,但斐文無所謂的笑了笑,緩緩為楊凡解釋:“這是我在上個任務獲得的東西,叫做引魂沙,可以吸引周圍枉死不超過兩個時辰的鬼魂。”

  “不超過兩個時辰的鬼魂?”

  楊凡念叨著,突然想到了什么,雙眼瞪大:“你是想要···”

  “對,擎虎。”

  斐文笑著承認了楊凡的想法,繼續說道:“而且這個不光是只有這個作用,被吸引來的鬼魂會吃下這些引魂沙,然后自身死亡時的怨念會被極具放大,導致成為厲鬼。”

  扶了扶眼鏡,斐文站起身走到一旁,看著楊凡:“當然了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這東西除了給我再引來一個殺戮成性的厲鬼之外什么幫助都沒有。”

  將頭轉向一邊對著月欣茹說道:“欣茹,把擎虎扔過來的背包里面的那個拿出來。”

  月欣茹表情有些糾結:“真的要用那個嗎?”

  斐文的臉色有些陰沉下來:“引魂沙已經撒下去了,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

  “那···行吧···”

  月欣茹從一直緊緊抱著的背包中掏出一一張泛黃的紙張遞給了斐文,斐文接過紙之后給楊凡解釋:“這是死契,只有在人活著的時候讓他簽下自己的名字在死后,其靈魂可以在契約引燃后無條件供這張契約的主人差使一個時辰。”

  楊凡看了看斐文擺在他面前的這張死契,只見上面寫著三個名字斐文,擎虎,月欣茹,只是其中擎虎的名字已經變成血紅色。

  “為什么上面簽了三個名字,這樣沒事的嗎?”

  楊凡看到上方的簽名有些好奇。

  “這是為了以防萬一,畢竟誰都不知道誰會是先死的那個人,所以我們在得到這張死契后就都在上面簽了名字,放心,死契只對簽過名字而且已經死亡的人才有效,點燃后如果上面的人還活著那那些活著的人的名字就會自動作廢。”

  不知為何,斐文的話比起以往突然多了很多,詳細的給楊凡解釋著每一樣東西的作用,楊凡看著斐文笑盈盈的臉心頭有些不祥的預感。

  正打算繼續詢問一些什么,卻見斐文沖著他豎起了一根手指放在嘴前:“噓,他來了。”

  他來了?楊凡一愣,順著斐文目光的方向看去,只見擎虎正從他們來時的方向緩緩的朝著他們走來,看著完好無損的擎虎,楊凡一陣詫異,揚了揚手剛下意識的想要打聲招呼卻被一旁的斐文眼疾手快的緊緊鎖住雙手捂住嘴巴。

  看著眼前斐文沖他搖頭楊凡才反應過來,擎虎已經死了,而且極其凄慘的死在了他們的面前,聯想起斐文剛才的話,這是···擎虎的鬼魂!

  看著擎虎懵懵懂懂的搖晃著走到引魂沙前,埋下頭像條狗一樣趴著吃了起來,楊凡感覺有些不適應,那么豪爽的一個漢子死了之后還要被如此作踐,轉頭看了眼身邊的月欣茹只見對方死死的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看著眼前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眼睛的淚水止不住的滑落。

  看到楊凡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斐文也松開了捂著他嘴和限制他行動的雙手,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打火機將死契置于上方隨時準備點燃的樣子。

  擎虎的鬼魂旁若無人的吃完了引魂沙,抬起頭茫然的環顧著四周似乎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一般,突然他的面部極具扭曲,猶如遭受著巨大的痛苦一般。

  “吼···啊!”

  雙手緊緊捂住腦袋,一聲聲凄厲的嘶吼聲不斷從他的喉嚨里傳出,比起人類這聲音更加趨向于野獸。

  “擎虎!”

  “楊凡!”

  看到擎虎這般痛苦的模樣月欣茹終究還是忍不住了想要跑過去,斐文似乎早有預料喊了一聲楊凡,給對方使了個眼色示意對方攔住月欣茹,楊凡被斐文的厲吼聲驚醒連忙緊緊的抱住月欣茹不讓她過去。

  笑話,明白了現在是什么情況的他怎么可能讓月欣茹過去干擾事情的進展,要知道這事情能不能順利可是關乎著接下來他們任務能否完成的,雖然不知道斐文為什么那么肯定列車里還有一個厲鬼,不過這可能性別說還真的挺高的,看斐文的樣子現在這應該就是對方的底牌了,如果底牌失效的話讓他們以血肉之軀硬扛厲鬼?

  想象一下那副場景,楊凡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真要是那樣恐怕他身上這幾百斤的肥肉今天就要交代在這里了。

  伴隨著擎虎的嘶吼,原本看上去完整的外表開始漸漸有了變化,胸口突兀的出現一個巨大血洞,身上的皮肉一塊塊的剝落消失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原本迷茫的雙眼逐漸染上了猩紅,一股瘋狂的殺意從擎虎的身上不斷的散發出來。

  “好痛,好痛,我好痛啊···”

  似乎是終于注意到了一旁的幾人,楊凡猛地回頭看來,那眼神里已經沒有了一絲的理智,有的只有將眼前的活物撕成碎片的欲望和殺意。
pk10牛牛在线人工计划